当前位置:主页 >> 绿色生活

驴友之二力量

2021-05-01 10:25:42| 来源:| 编辑:| 点击:2次

驴友之二

(三)

第二次见面是去年年底,也是几个驴友,沿着川藏公路由川入藏,一路走,一路游玩,一路拍照。丁姐和刘雨欣也在其中。刘雨欣已经不叫欧迎风欧老师了,而是很亲切地师傅师傅的叫他。

开始欧迎风并不很愿意让她叫自己师傅,怕她只是一时兴起,新奇劲过后就不玩了。后来看她跋山涉水挺能吃苦,起早贪黑也也心甘情愿,拍照片时很认真也很有耐心,而且大学学过美学理论、绘画技法课程,很有悟性,偶尔给她一点指导,她不但很礼貌、虔诚地致谢,而且能举一反三。况且她年轻、漂亮、活泼,是一行人中的开心果,大家都喜欢她。他也就默认了师傅的称谓。

创建一个自启动的进程服务。与此同时 刘雨欣大学学的环境艺术设计,但毕业后却没有干这个专业。上学时因为她人长得漂亮,是全校人人知晓的几个校花之一,有很多人追她。追她的人不是富家子弟,就是官家公子,或者是女生们都喜欢的帅哥。这些人都自认为有追她的资本。那些资源匮乏的人,只能暗恋,不敢靠近;只能独自想着她自由地放飞思想,或者几个人背地里以她为话题互相过过嘴瘾,真要见到她,却连看都不敢多看她几眼,自惭形秽地远远躲开。喜欢、恭维的人多了,刘雨欣就有点傲气、有点清高。她不爱钱也不攀富贵,而且对那些仗着父母和家庭显摆的人很看不起。大二的时候,她爱上了一个长得很帅、文质彬彬的比她高一年级的师哥,只是家里很穷。她说喜欢的就是他这个人,其他的都无所谓。他们公开地恋爱,偷偷地外出租房,如胶似漆。这是她人生虽然短暂但是最开心的一段时光。可是她父母死活不同意。父母考虑得更周全、更现实。她和父母面对面或在里,争吵了差不多一年时间,母亲为此几乎自杀。她没有办法。她说我爱我爸我妈,看着爸妈为我生气、苦恼、生病真的很心疼。她忍让了、妥协了。她把自己关在房子里哭了好几天,妈妈赔着她哭,一个在门里,一个在门外。

大学毕业后的第二年,她在父母的欢声笑语中嫁给了现在的老公。老公长得也很帅,公公开了一个不算很大的公司,老公没去外面工作,帮着公公打理业务。老公很喜欢交朋友,经常喝酒应酬,半夜K歌、通宵麻将也是常事。她本来是有点清高的,一直都想搞点艺术,过一种清淡、雅致的生活,可偏偏处于这样一个家庭环境之中,她无法改变,很是无奈。为了眼不见心不烦,她在一个不很繁华的街道上,开了一个不大但装修很雅致的茶屋,不图赚钱,只为自己养心。朋友、熟人来了,她会亲自沏茶,遇到谈得来的,还会对坐品茗,谈天说地。空闲的时候,她会坐到大厅一角的古筝前,弹一曲自己喜爱的曲子,给自己听也给客人听。到现在还有一些客人以为她是茶屋请来的古筝师。

成都哪里治疗男科
揭阳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
云南看不孕不育专业医院
友情链接: